Hot issue

推薦人介紹

1982 年生於台灣。2007年開始攝影,從不計畫路線卻從不間斷旅行,長年往返亞洲及歐洲的生活,豐富了他對東西方文化的視野及感受,將雙方古典之美恰如其份地呈現於他的作品當中。與其說拿起相機是為了紀錄眼下風景,更實在被留下的,應該是光景。

擅長捕捉光影,中文系背景關係,在他鏡頭下的畫面總是充滿詩意,不一定工整,卻在隱約中展現寧靜力道,就像散落的詩句,對生命理解充滿著暗喻。從事居家佈置的工作經驗,對於將不同質感、形狀、色彩的物件在同一空間內安排呈現,也影響著他在攝影時構築畫面的敏銳度。

總是使用最簡單的攝影器材,為了輕便旅行。偏好自然,甚少修飾,讓觀者感受快門按下瞬間,並藉由光影效果,讓作品呈現像畫一般的錯覺,成為吳俊樺的個人風格。

手作乳酪絲

提案物件

16 公升牛奶只做出 1 公斤的乳酪絲

堅持以手感剝絲,把紮實的辮子乳酪剝成一絲絲,手工現烤精心烘培,讓乳酪絲外層金黃酥脆;透過職人拿捏火喉,保持乳酪絲內層的濕度,讓整體口感更為豐富,忍不住一口接一口。

更多品牌介紹

我的生活提案
Subscribe us

生活中設計無所不在,人們會在某一刻意識到使用的物件或身處的環境是經過某些人費心編排設計。

於我來說,意識到這份巧思的時間點可以回溯到我很小很小的時候,那時家裏是用水壺煮水飲用,每當母親煮水時總會吩咐我留意水開,聽到笛鳴聲便準備關火。這麼件自然而然的事回想起來倒覺得確是個有趣又實用的設計。

從學生身份轉換成社會人士是我重要的分水嶺,那時起我才真正開始累積自己過生活的經驗。

我的學生時期相對單純,內心目標明確,日復一日生活著。走出學生身份,生活頓時多了許多未知,對生活的想像也才真正展開。

近二十年前我參加小曼的茶會,驚豔不已,也才發現自己過去對茶雖不陌生,卻從未真正了解。我的老家是茶農,茶和咖啡對我來說是生活中很平凡很平凡的民生小事,以前爸爸總會說:「好的茶都賣出去了。」 我們留在家裡喝的都是挑剩但捨不得丟棄的部分,在這樣的背景下家裡人喝茶並不講究,多是大壺泡了便喝,很是隨手。

記得那天走進小曼的茶會,只見一片漆黑空間中幾盞微光穿透垂掛的白色布幔,席上受邀的茶人們有默契地身著素色衣服,桌上漾著燭光,中場穿插著大提琴和京劇演出,這一場茶會帶給我很大的衝擊,原來也有人這樣詩情而慎重的品茶和詮釋生活!

我也追求過轟轟烈烈,有時也會懷念當年和一群朋友努力的時光,和臉上的膠原蛋白(笑)。但一路走到現在的年紀,我對現階段的自己以及人事應對的感受很好,真要說,的確會懷念過去,但現在的我並不想回到過去,懷念歸懷念,我很享受當下。

現階段,我覺得美好生活是處變不驚、游刃有餘,濃縮為兩個字就是「從容」。

工作中我會接觸許多領域的人事物,豐富資訊撞擊下讓我對生活擁有更多想像。漸漸地,我發現內心對於返璞歸真的生活方式有所憧憬,然而這在當前的社會環境並不容易,我只好期許自己能將生活調整的更為從容,像是追求一夜好眠,早上睜眼能對每日安排不驚不慌。

提前準備是我趨向從容的秘訣,提前設想可能的變動能幫助我處變不驚,這點在工作或與人有約都適用。我不曾遲到,甚至會習慣提早抵達,讓自己有時間將心情緩下來,以輕鬆的狀態面對接下來的事情。我開始試著於每日睡前完成當天能處理的事情;我也會在拍攝前規劃場勘、試拍,幫助自己在真正執行當下不那麼慌張,安心自在。

與自己長久相處,我很能掌握自身喜好與狀態。平時我是個不吃零食也不吃乳製品的人,過去身邊熱衷團購的朋友曾多次推薦「原味千尋」,幾次下來我開始好奇它是什麼滋味,讓大家如此愛不釋手?

既然名為乳酪絲,在我想像中會是長長一條,打開包裝發現竟是一簇簇乳酪細絲,適口性相當不錯。對不好乳製品的我來說,單吃起司時濃郁乳酪味令我不敢恭維,而原味千尋的乳酪絲經過烘烤,入口一縷縷細絲散發焦香滋味,脆的、軟的、扎實的、細散的,嘴裡嚐到豐富層次感和飽滿香味,整體表現擄獲我的味蕾,配上紅酒更是加分。我很享受徒手抓起一小撮有長有短乳酪絲放入口中的過程,每一簇粗細軟硬在咀嚼時帶來的味覺變化的確叫人不禁一口接一口。

我前後試了原味和蜂蜜兩款清淡口味,蜂蜜的味道明顯卻不搶戲,品嚐之下我個人還是偏愛原味。或許下一次會想挑戰重口味,我對原味千尋的乳酪絲有信心!

更多生活主張
Watch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