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 issue

推薦人介紹

畢業於成功大學工業設計研究所。

在設計公司工作近兩年後離職,開始思索身為設計師的社會責任,於是與楊格共同成立物外設計(ystudio),想要探討時代變遷下被遺忘的美麗事物,找出造形跟功能之外的情感記憶鏈結,進而描繪出獨特的當代生活方式。

恐龍系列選物

提案物件

4D MASTER 解剖暴龍 | Dinosaurium 恐龍博物館

4D MASTER 解剖暴龍 |

暴龍骨架解剖模型,仿真實動物製作,造型逼真、栩栩如生!由36部件組成,手工上色,精巧細緻。器官零件皆可拆卸,組裝、把玩過程養成高度邏輯思考力及立體概念。

 

Dinosaurium 恐龍博物館 |

這是座讓恐龍迷不會失望的書上博物館!
這座博物館內,收藏了相當廣泛的恐龍知識,從最廣為人知的暴龍屬與三角龍屬,到鮮為人知的腔骨龍屬與青島龍屬皆收錄於此,搭配細膩的恐龍插圖,與古生物學專家的專業導覽文字,加上恐龍分類樹狀圖,豐富的恐龍知識等著你來挖掘,絕對不虛此行。

更多品牌介紹

我的生活提案
Subcribe us

大學我唸的是數學,研究所轉工業設計,這段求學背景影響了我做設計的方法。

我和同為物外partner的楊格思考邏輯截然不同,楊格是很感性的人,我卻喜歡用方法分析事情。單就「到底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這點來看,不管是從做設計到面對管理問題,我都會先釐清目的與理由,有所依據能幫助我秉持信心、增進效率。

邏輯和數字是很好的溝通方法,這一行事原則落實在與公司同仁的相處也有助溝通。當我向同事提出需求時能清楚說明目的,讓對方了解這一決定於對方、於我甚至於公司的益處時對方會更容易接受,促使彼此朝正確的方向前進。

因此,在我還是設計所學生時,便將同樣看重邏輯的設計師吳東龍視為理想的設計師模板。東龍是產品設計出身,他對視覺和生活用品的使用都有一套想法,我相當欣賞。很早前我便知道吳東龍,當時準備去日本遊玩,陸續買了《設計東京》等書籍,後來因緣際會下認識了東龍,發現他是個蠻酷的人。

東龍在未來市有個很棒的品牌-一座像是雜貨店的「東喜鋪」。有點偏頗的說,我覺得鋪上賣的全是男生會喜歡的物件!

每個男人的內心都有一個小男孩,或許後天因為工作、家庭的關係我們被迫改變角色,意識到自己是爸爸、丈夫或是一個工作者,甚者老闆,不能再像以前任性,想著要玩各種玩具。但若你把一個男人放到荒島,他會變回一個小男孩,他會玩,會依自己喜好去找樂子。

我想,對於男生來說,孩子的出現代表了某種被剝奪感。

以前我熱衷於組模型、玩相機、玩古董,喜歡做很多有的沒有的事。自從有了孩子,我發現自處以及與老婆相處的時間被明顯地分割,兩個人沒什麼時間看電影,沒時間坐下來好好一起吃個飯,這帶給我對既有生活一種強烈的被剝奪感。

說起來有點害羞,有天晚上大兒子突然跑來抱住我,對我說:「爸爸我最愛你了!」 當下,我眼眶都紅了。

這促使我開始思考,發現人們會習慣性地去比較一些不存在的選項— 像是懷念以前沒有孩子的生活、羨慕別人的工作等等,忽略自己已經在所有存在選項中做了最好的選擇,應該好好珍惜現下擁有的一切。既然不能回頭,何必為失去感到不爽?

正視自身狀況後,我開始能享受一路走來的好與不好、累與不累、幸與不幸,理解每一個選擇都是自己最好的選擇。這,是我從兒子身上學到的心態調整,突然間的轉念。羨慕他人是沒有意義的,有意義的是驅使自己努力成為想要的樣子,或是好好過自己的生活,享受其中。

回過頭來說,記得當我走近東喜鋪,一眼就被鋪上精細的恐龍解剖模型與恐龍博物館百科勾起過去對恐龍著迷、熱衷研究的記憶!

東喜鋪有種奇特的氛圍,選有許多人們少時回憶,站在鋪前一一巡寶、沈浸其中的過程,彷彿搭上時光機短暫回到十歲出頭的自己。當下我的內心對著自己喊話:『可以不要這麼「矜(ㄍㄧㄣ)」了,你可以放下形象武裝,恣意挑選喜歡的小玩具!』那一刻,我確實感到興奮與雀躍。

我猜想,東龍在挑選鋪上品項時或許也對這些小物有類似的感觸,透過他的編輯陳列,遊逛的人們被築構的豐富與多彩吸引。來到東喜鋪的體驗一如從小小的入口走進柑仔店,你會望著右手邊的小零食、左手邊的小玩具,盤算著自己要從這座琳瑯滿目中帶走什麼-帶回屬於自己的一些什麼。

更多生活主張
Watch more